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
点击上方蓝字CG世界关注我们

“ 感知CG · 感触创意 · 感受艺术 · 感悟心灵 ”

中国极具影响力CG领域自媒体

 


还记得当初看到Netflix冲击奥斯卡公关海报的时候,我们兴奋的发现里面有两部动画长片,一部是前段时间刚刚介绍过的西班牙动画《克劳斯:圣诞的秘密》(点击文章标题《三渲二?No!Netflix冲奥动画电影制作技术解析》回顾),另一部就是今天要说的法国动画《我失去了身体》(I Lost My Body),IMDb7.7,豆瓣评分8.2,烂番茄新鲜程度97%。


跳过内容到文末

即可找到观看影片的绿色通道

 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 

这部现实主义动画作品由导演杰赫米·克拉潘(Jérémy Clapin)执导,改编自奥斯卡提名编剧纪尧姆·洛朗(Guillaume Laurant,代表作《天使爱美丽》)的《Happy Hand》,故事由两条主线交替构成。


▲点击视频观看预告


第一条线,出生就赢在起跑线上的男孩劳伍菲尔家庭幸福和睦、父母疼爱有加,爸爸希望他长大后成为宇航员,他自己想要成为钢琴家,可长大之后他却成了个不称职的送餐员和不称职的木工,一事无成。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第二条线,一只“断手”想尽办法逃离实验室,来到危机四伏的大城市,经历鸽子、老鼠、蚂蚁等敌人的迫害,只为与他的主人劳伍菲尔重聚。他们之间到底经历了什么?

…小编怎么会告诉你呢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。《我失去了身体》中的“我”并不是指人,而是从一个失去身体的“手”的角度出发,展开这段故事。
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
其实早在2020年奥斯卡奖正式公布的“最佳动画长片”初选名单的时候,我们就已经看到了《我失去了身体》这个名字,只不过小伙伴们更关注的是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白蛇:缘起》《冰雪奇缘2》《玩具总动员4》那些名气较大的作品。

 

是什么让它能够与这些大作品相抗衡呢?难道这只是一部符合入选条件的作品吗?NONONO~导演杰赫米·克拉潘凭借这部作品获得了第72届戛纳电影节影评人周单元“影评人周单元大奖”第29届安锡国际动画节长篇动画单元“长片水晶奖”及“观众票选奖”,此外还有第32届欧洲电影奖“最佳动画片”提名第3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影展之最单元“最受欢迎影片”提名第72届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“剧作家和曲作家协会奖”提名
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
除了这些专业水准的官方认可之外,《我失去了身体》也收获了观众极高赞誉,“影展一票难求”“年度最具想象力与野心的电影”“法国近十年来最优秀的动画片”等等,都是观众给予的肯定。但它的特别之处,还不止这些。

 

这部看上去好像2D动画的作品,其实是在免费开源软件Blender中通过3D手法制作完成的。也就是说,先制作CG动画,再利用2D动画工具Grease Pencil在3D基础上进行绘制,为影片赋予了独特的外观。而通过这样的制作方式可以模拟出真实的相机运动感,仅凭纯粹的2D动画是很难实现的。

?广告【动捕就找liuguagua】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
选择使用Blender



说到制作工具,导演杰赫米·克拉潘和他的团队一直都在使用3ds Max,直到2012年,也就是上一部作品《鸭蹼》(Palmipédarium)才开始用Blender来解决影片技术问题,对他们来说,Blender是唯一一款无需进行纹理映射就能进行纹理投影,能既高效又便捷地完成纹理动画处理的软件。
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
在《我失去了身体》的制作初期,导演并不看好Blender,心心念念地寻找一种能把3ds Max、TVPaint和其他软件混合在一起的工具,就在他摆弄Blender的时候,意外地发现了Grease pencil,如获珍宝似的认定这就是他要找的工具,既能够实现2D画风,制作CG角色动画,还带有类似真人实拍的相机运动效果。
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

Blender能做什么



《我失去了身体》的制作任务非常“简单”,就是为所有元素(包括背景在内)建模,利用CG方式制作角色动画。可以说这是一部“纯CG”作品。

 

CG部分完成以后,需要为动画添加艺术外观效果。通过Grease Pencil可以绘制出带有图层的动画图像,链接到对象。就像辅助rotoscoping一样,不用把角色的所有动作都画出来,只需要为图层添加父子连接,就能与其他帧或画面进行匹配。
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▲故事版
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▲动画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▲动画&细节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▲最终镜头

当画面无法匹配,或是想要改变效果时,只需要在这层中放置另一张图像,与CG动画相关联,就可以加速整个绘图过程。导演表示,如果没有Blender,想要现在看到的这种质量级别的画面效果是根本不可能的。(小编OS:这不就是现实版打脸VS真香现场吗?)



Blender制作流程



据了解,这部动画影片是导演第一部长篇剪辑(81min),预算也非常有限,需要从法国不同地区获得不同资金,与不同地区的团队及艺术家进行合作,比如影片的Layout工作就是在Xilam Animation巴黎分部完成的。



Layout完成之后,将其送到法国外省留尼汪岛的GaoShan Pictures制作CG动画;CG制作完成后,再到Xilam Animation里昂分部,由他们的2D动画团队调整最终外观,添加细节;外观调整结束后,把所有动画和背景文件送到巴黎进行最终合成。
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▲Color Board



“断手”的创作过程


 

电影很大一部分的重头戏都是通过“断手”表现出来的,也难怪有观众说本片的最佳演员是那只手。
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
导演希望能创造出一种新动物、新角色和新行为,为一个新事物赋予鲜活的生命,于是产生了把手当作角色的想法。但是朝着“新”方向努力的时候还得注意,“断手”走路的方式不能太恐怖,不能像蜘蛛或是外星人脸庞那样让人产生害怕的感觉,当然也不能过分有趣和可爱,重点就是得把握住这其中的平衡和自然。那么问题来了,手走路本来就不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,怎么能拍出自然的感觉呢?
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 

影片在开头交代了“断手”是怎么来的,是如何把身体“弄丢”的,这样才让观众感受到“断手”是有生命的,并且期盼着它可以回到主人身边。


在设计“断手”动作的时候,导演希望可以有新的形态或者是我们想象不到的动作,比如屈“膝”、转“头”,这些动作都是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出现的。
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
再比如,“断手”从实验室逃出来的时候是坐在窗台上的,好像是以一个坐着的动作呆在窗台上,虽然在实际情况中手没法坐着,但是它必须以角色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中找到自己的位置,发展专属于自己的动作词汇。
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
而对于手的形象,就需要一个清晰可信的图像形状。通过CG制作,可以看到真实的手部形状和体积,如果只是简单的2D方式,就很难呈现“断手”的感觉。



制作难度最大的镜头


 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
要说制作难度最大的应该是这类背景比较自然的镜头,比如上面这个“断手”掉入水中的画面就需要大量的合成工作。由于其中各个背景是由不同制作团队独立完成的,合成团队拿到这些没有任何关联的动画和背景文件时,就需要找到适合的解决方案进行合成。


一开始将动画与水下背景合成时,画面上的一切都很平,主体并不是那么突出,所以必须某些方式进行处理。在这种情况下,为了让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关注点上,合成团队使用了颜色、阴影和景深等多种方式进行隐藏。
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▲点击视频观看相关镜头


还有一个制作难度比较大的,是“断手”抓住雨伞穿越满是汽车行驶街道的镜头(点击上面的视频观看),背景很复杂。导演希望这个场景可以传达出“断手”迷失方向的感觉,为了观众能够get到内容,在镜头速度很快的情况下只能删除并限制画面信息。


▲点击视频观看制作动态展示
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

导演对于作品的感悟



与2D动画相比起来,导演表示,自己更喜欢执导CG动画作品。在他看来,2D动画制作过程不仅困难大而且耗时长,必须“尊重”模型和简单的线条,这样很容易影响到“导演”的过程。像《我失去了身体》这种制作方式,在3D中创建角色动画,并保持其简洁的画面风格,看上去很像低多边形,而且没有太过强烈的CG感。
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
好啦!关于这部法国动画作品《我失去了身体》的制作内容就先介绍到这里吧,不知道说了半天有没有勾起小伙伴们的观影欲望,这部电影已经在Netflix平台上线了,CG世界也为小伙伴们准备了绿色观影通道,关掉文章,在公众号后台对话框发送关键词“身体”,就可以获得本片的观看资源哦!


部分信息来源:

https://beforesandafters.com/2019/11/30/how-the-i-lost-my-body-filmmakers-used-blender-to-create-their-startling-animated-feature/


-END-

 

?广告【动捕就找liuguagua】

呦呵!Netflix又拿Blender三渲二做电影了?还冲奥斯卡!

本文作者:CG世界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gworld.wiki/29887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